1

 

这天晚上,张继科和几个朋友出去狂欢。回程的路上,天竟然下起了大雨。许昕一边开车一边低骂道:“真他妈的,这雨咋说下就下,天气预报明明说没有雨的。”

 

张继科手肘撑着车窗,手拄着下巴,一副没有骨头懒洋洋的样子。听了许昕的抱怨轻声笑道:“天气预报你也信,没几次准的。”

张继科随意往车外一瞟,看见路边的水洼里浮着一条白色的东西,仔细看竟然有点像蛇。

“许昕,你看那是什么?”

许昕眯着眼睛冲张继科手指的方向看去,可寻摸了半天,也没找对地方。“哪儿呢?哪儿呢?”

“行了,就你这眼神儿,看也白看。”张继科踢了一脚驾驶座,道:“停车,停车!”

张继科也不知道是怎么的,就好奇那条白色的东西究竟是什么,不前去看个仔细就怎么也不安心,生怕错过什么似的。许昕一靠边停车,张继科就冒雨跑了过去。

“嘿,你慢着点儿,连个伞也不打。”

许昕撑着伞追过去,就看到张继科已经蹲下身子,把那东西捡了起来。他轻轻捏着那东西的脖子,把它举高,仰着脸借着路灯的光仔细观察。

 

“你看这东西是什么?”张继科皱着眉问。

“诶我去!是水蛇吧?你快把它扔了,可别让它咬了你,这东西指不准有毒。”

“咬我啊?”张继科摇了两下手中的小东西,只见它软绵绵的毫不挣扎,都不知道是死是活。“不是死了吧?”

 

“死了你还拿着它干嘛?还不赶紧扔了,拿着晦气。”许昕一直动员张继科快把手中的东西扔掉,可张继科有点舍不得。手中这东西还没有他的半条手臂长,也就两根手指那么粗。张继科不知道这小东西的物种,更不知道如何看这小东西的死活。

但不管怎样,都是条小生命。而且这么小的东西,居然就只有他眼尖看到了,也算和他有缘。

 

张继科虽然有时候有点混不吝,但最大的毛病就是心软。

 

“寻思啥呢啊?快点扔了啊!”

就在许昕再次催促的时候,张继科突然感到有什么轻轻地碰了碰他的手。低头一看,小手指竟然被这小家伙的尾巴给勾住了。

轻轻地勾住又放开,重复了好几次。

像是在告诉张继科:我是活的,还没死呢!

嘿,张继科笑了,没想到还挺顽强。

 

“你看到没?它还动着呢,没死。”于是张继科就不管许昕怎么说,非要把这小东西给带回家去。上车以后,张继科脱下外套,擦掉它身上带的水,又用外套把它仔细包了起来。

小家伙似乎是感到了温暖,头一歪窝在了他怀里,一动不动了。

 

“诶我去!我说你不是要把它带回家里去吧?”

“啊。”

“什么叫养虎为患你知道吗?农夫与蛇的故事你听过没有?小心它醒过来咬你一口。”

 

听了许昕的话,张继科低下头去掰小东西的嘴。一边掰一边低声道,“张开嘴给我看看你的牙,看看你能不能咬我,嗯?”

小东西似乎是被他影响到睡眠,不爽地甩了甩尾巴。

于是张继科就不闹它了,隔着衣服轻轻地拍了拍它的身子。

 

“张继科你没救了,跟个水蛇释放什么荷尔蒙呢!”

 

到家以后,张继科用棉被给小家伙搭了一个窝。把它安顿好后,张继科又仔细观察起它,只见它身上有白玉似的鳞片,在白炽灯下闪着莹莹的光亮。头顶好像还有两个小小软软的触角。

这到底是不是蛇啊?

张继科又有一点不确定了。

 

 

已经两天了,那个小家伙除了一开始甩了甩尾巴,其他时候都纹丝不动,搞得张继科也弄不清楚,它到底是活了还是死了。

怎么就是不动呢?

 

他害怕它冻到,就给它加了一层棉被,还把空调的温度调高。害怕它饿了,就买来鸡胸脯肉切成细丝喂给它吃。

可小家伙仍然一动不动,食物的香气都诱惑不了他。

张继科可算是没有办法了,以前照顾女朋友都从没有这么耐心过,都把伺候老妈的耐心拿出来伺候它了,它还想怎么样啊?

难不成非要他拿出来辛苦屯下来的霓虹小饼干吗?

 

2

 

张继科刚回家,就发现家里头不对劲儿了,并不是他多敏感,而是家里的水把地板都给淹了。张继科很确定他出门前把水电都检查了一遍,难道是水管漏了?

 

张继科慌忙走向浴室,只见浴室的门大敞着,清澈干净的水跟不要钱似的往外涌着。

一走进浴室,张继科就知道了,刚进门时发现屋里头水漫金山的刺激,跟眼前的画面比根本算不上什么。

 

是啊,还有什么事情比你家里头突然冒出一个大活人,而且这个大活人还理直气壮地占用着你家里的浴缸泡水,被发现了丝毫也不害怕你,只眨巴着一双眼睛看着你更为惊悚呢?

饶是张继科这种自认见过了大风大浪的人,也不由得方了。

他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好。

只能低骂一声,“我操。”

难道是我进门的方式不对?

 

“你谁?”压下了心里头的震惊和恐惧,张继科故作镇定的问了一句。

只见,那水中的人长了一副非常无辜且无害的面相。浓黑的头发被水压得软趴趴的,遮挡住一点清秀的五官。脸和身子都白净的很,就像一块通透温润的白玉。

不说话的时候,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你。

就好像做错事的人是你一样。

 

张继科承认有那么一瞬间,自己被这眼神秒了一下。但这也不能说明,你能随便的在我家洗澡啊!

 

两个人一个在地上,一个在水里。

就这样静静的,以诡异的姿态对视着。

电光火石之间,张继科突然福至心灵。

 

“等等你,你先别说话。”

 

张继科猛地掉头跑了出去,跑到为那小东西搭建的窝前。仔仔细细地找了一圈,没了!那小东西没了!

张继科又不甘心地抖了抖棉被,看那个小东西有没有躲在深处,很遗憾的,也没有。

虽然不排除那小东西自己爬到别处的可能,但联想到突然出现在浴室的那个人,张继科觉得自己的猜测,八九不离十了。

虽然这个猜测十分诡异,但柯南不是说过吗?排除掉所有不可能的,剩下的那个即使再不可思议,那也是事实。

 

他捡回来的那条小水蛇,可能是化形了。

张继科背靠在浴室的门上,觉得自己十分需要静静。

说好的建国以后不许成精呢?纯他妈是扯淡。

评论(44)
热度(1334)

能长久的喜欢一件事情
是一种幸福

©  / Powered by LOFTER